文章

刘忠良:北京,您究竟是谁的北京?

发稿时间:2011-08-31 00:00:00
来源:中国改革网 作者:刘忠良

  9月,开学的时间到了。拥有北京户籍的孩子们,高高兴兴会到学校了。同在北京,许多打工子弟却面临无校可读的威胁。

  据媒体报道,自6月中旬起,大兴、朝阳、海淀近30所打工子弟学校相继收到关停通知,涉及近3万名学生。此前北京市教委表示先安置学生后拆迁,承诺不让任何一名随迁子女因学校拆迁而失学。

  开学的时间到了,可家长和孩子却为难了,转读北京的公办学校,有县区要求“五证”齐全,有县区要求被强拆学校具有办学资格,甚至接收校方潜规则要求交3000到一万的赞助费。按照这样的要求,许多学生达不到条件,面临在北京无校可读的威胁。

  对于这次强拆,如果说是保障安全和教学质量,那就应该保障民工子弟顺利入读公办学校。但现实却为被强拆的民工子弟学生设置了很高的在北京上学的门槛,这种解释显然是说不通的。对此问题,学者秋风有句经典的解释:“赶人从娃娃抓起”。以通州区张家湾镇为例,我们无疑可以印证这样的说法。

  该镇打工子弟学校宝录小学6月16日收到镇教委下发的关停通知,于7月1日正式停办。宝录小学学生家长岳女士称,学校关停后,至少370名学生面临失学,多为外来打工者子女。其中240余人在张家湾镇居住,其余孩子分散在相邻的台湖镇。“学校关停后,镇教委和陆新庄乡政府下发通知,称失学的孩子可以分流到公办的陆新庄小学”,岳女士说,但分流对象仅限于居住在张家湾镇的孩子,且家长须办齐五证。这就意味着,剩余35%的学生张家湾镇不必负责。

  因办理五证门槛较高,且时间仓促,8月17日前,仅有40余名孩子的家长办齐了五证,被允许到涨价镇的陆新庄小学参加入学考试。这一门槛,张家湾镇又刷掉了宝录小学余下65%学生中的83%。

  陆新庄小学对民工子弟的入学考试,不仅试题难,还随意更改考试时间。原定于19日下午2时30分开始的语文考试,在未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被提前至2时开考,3时收卷。结果,只有不到10个孩子及格。家长曹女士对此不解,“我儿子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以前的考试没低过90分,这次却只有50分。”多名家长称,陆新庄学校校方曾告诉他们,考试及格后方可在9月1日入学报到。为此,家长们质疑,政府和学校故意加大考试难度,借此减少分流人数。

  在与陆新庄小学负责人协商孩子入学问题时,岳女士则表示,不少家长还被暗示要交纳3000元至一万元不等的赞助费。对该说法,10余名家长予以证实。

  对于这些问题,张家湾镇政府宣传部工作人员马女士表示,“实在办不齐‘五证’的孩子,镇里可以实行‘特殊情况单议论’,如果孩子成绩确实不错,想上学,镇教委将上报市、区教委,争取为其解决入学问题。”

  张家湾镇政府宣传部的说法,实际上透露了这些被强拆民工子弟学校孩子在当地上学的条件——“孩子成绩确实不错”且“想上学”。对那些占这些孩子多数的成绩不是很优秀的民工孩子来说,北京的意思是:你回到老家上学吧。

  这些被强拆的民工学校,不会建在北京城市中心区域,而是建在郊区。建在郊区,并没有给市区带来交通的压力。这些孩子不在北京喝水,也会在老家喝水,赶走他们也并不能降低中国的资源压力。况且,即使把这近3万民工孩子全部赶出北京,能为北京减轻多少资源压力?

  在现在经济人口日益聚集的情况下,资源使用随人口聚集,而不是人随资源分布。人口向城市聚集了,资源也向城市聚集了。城市化的过程,也是各种资源使用更有效率的过程,把他们赶回农村只会降低资源使用效率。人口向北京聚集了,其他地方的水也向北京聚集了,比如南水北调,所谓北京水资源压力只不过是市场调节水资源向北京聚集的过程,绝不会发生北京缺水喝的问题。

  人口向城市聚集,农村土地利用强度减轻,广大农村地区因此生态环境更好。人口集中,垃圾处理因人口聚集也更有效率,污染会减少。因此,城市化会使整个国家的生态环境变得更好。比如说沙尘问题,内蒙古人跑到北京,不再依赖牧业,减轻了内蒙古的生态压力。同时,内蒙古人去了北京,实现了劳动力更有效率的转移,增加了国家财富,就有更多资金治理沙尘问题。如此以来,就就减少了北京的生态压力。所谓的赶人减轻北京生态压力,只不过是北京收取了外来人口创造的价值,却不愿为止提供基本的市场服务。

  在弹丸之地,香港人口密度远比北京高,但并没有像北京这样堵车。这说明,北京堵车问题的根源不在人口多。再说地铁拥挤,如果北京人口只有100万,恐怕现在连北京人自己都坐不上地铁。就是因为北京人口多,才让更快捷的地铁拥有建造的经济价值,人口多实际上便捷了北京的交通。

  即使把这3万孩子都赶回农村老家,或者说把农民工赶走300万,能解决北京问题吗?这300万农民工走了,同时也带走了税收和GDP,降低了北京解决问题的经济能力,根本无益于北京问题的解决。实际上,在不少方面,农民工来到北京恰降低了北京的压力。再说最常说的水资源问题。北京即使赶走300万农民工,北京照样需要南水北调。而有了这300万农民工,就降低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人均固定成本,降低了整个北京的用水成本。

  把农民工的子弟赶回农村老家,既不能解决北京的问题,又给中国带来问题。如果一些孩子因此而失学,不能受到良好教育,这就是给未来中国制造问题。孩子会农村,成了留守儿童,又带来教育问题和未来社会问题。农民工学校虽然比不上北京户籍孩子所在的学校,但教育水平比在农村老家好,把他们赶回老家,会让他们接受更差的教育,更封闭,让中国的教育差别更大,更不公平。当这些孩子看到自己的学校被强拆时,但他们看到父母苦苦为他们上学而努力时,但他们感到社会不公平时,这会在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什么?愤怒!仇恨!甚至是仇视北京!

  相反,如果北京不这样做,想办法让他们在北京接受更好教育,这减少了中国教育的不公平,提高了中国的教育质量;减少了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维护了未来社会的和谐健康;增进了他们对北京的感情,让未来年轻的他们以更有爱更有责任的建设北京。这不是利北京利孩子利中国的“三赢”选择吗?

  北京,请您不要总是以赶人的想法对待外来人口,尤其是农民工的孩子。北京,如果想让我们更爱你,请给让我们爱你尊重你的理由。如果你要我说一声——“北京,我爱你”,可你现在的做法怎么让我说出口?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腾讯网 搜狐网 光明网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新闻网 澎湃新闻网 凤凰网 经济参考网 人民论坛网 中宏网 千龙网 网易 中国教育新闻网 北青网 中国记协网 求是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央广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日报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