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人物介绍

樊纲,1953年9月生于北京市。1982年毕业于河北大学经济系,1988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员、教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69年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务农,1975年转到河北省围场县。1978年考入河北大学经济系(七七级)政治经济学专业,1982年毕业后,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系,主攻“西方经济学”专业,1985至1987年赴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及哈佛大学访问研究,1988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工作。1991年获孙冶方经济学优秀论文奖。1992-1993年任《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1993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生导师。1994-1995年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近年来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制度经济学。除受政府委托进行研究并就各种经济政策问题向政府各部门、各地方政府 提供咨询、建议并在国内担任多种社会职务之外,被世界银行、UNDP、ESCAP、OECD等国际组织聘为经济顾问,应邀到许多国家讲学访问、参加学术会议与合作研究,在国际经济学刊物上发表英文论文多篇。有关中国经济问题的论点经常被国内、外报刊杂志电视传媒所引用。主要著作:《公有制宏观经济理论大纲》、《现代三大经济理论体系的比较与综合》、《市场机制与经济效率》、《渐进之路——对经济改革的经济学思考》、《中国渐进改革的政治经济学》;主要论文:《经济文论》、《樊纲集》、《灰市场理论》、《论改革过程》等。

樊纲释疑:巨额外储缘何不多买点黄金、欧元

发稿时间:2016-09-29 09:59:24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樊纲

  美元确实在不断贬值,这对我们来讲是一种风险,可能造成我国经济不稳定,造成我国汇率的波动等,使我国经济面临各种金融风险。这就要适当调整外汇比率。这里有两个问题:

  一、有些人就说怎么不多买点黄金、欧元?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得体谅体谅那些操盘手们,我们想不买美元国债,很难!只要外汇储备增加,就必须买政府债券,但是在当今世界市场上很难买到其他国家的政府债券。欧洲人是储蓄的,欧洲的储蓄率现在有10%―20%,欧洲国家发一点国债,基本上都被欧洲人自己买光了。日本储蓄率更高,别看日本多年经济不景气。日本这么多年也发了很多国债,日本的国债是GDP的200%,但那么多国债基本上都被日本人自己买光了,拿到国际市场的不多。

  国际市场上就美国的国债多,因为美国人不储蓄,现在居民储蓄率刚刚从过去的负2%上升到现在的6%,而政府的储蓄率比以前还低,美国继续是一个零储蓄或者负储蓄的国家。因此美国政府要借债只能向国际社会借,所以我们在国际市场上买政府债券找半天就只有美国国债。

  关于购买黄金,个人买点还行,因为个人买不了多少。全世界当年生产的黄金在消费之后剩不了多少,解决不了我们调结构的问题。我们要想调结构只能跟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买黄金,其他国家得掏出黄金来。前不久,印度跟国际货币组织买了200亿美元的黄金,200亿已经可以调整印度外汇储备百分之好几的结构了,而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万亿,得买多少才有意义啊?如果中国说要买黄金,那黄金市场还不得马上就大调一下。我们需要有意义的调整结构,黄金持有量的变化在世界市场上会造成很大的震动,这样做并不是很好,根本的问题还是怎样不增加外汇储备或者放缓外汇增长的速度。

  二、有学者提出能不能把外汇分了,每人分一点外汇储备?我认为这是没把问题搞清楚。我们个人或者企业挣了点外汇存进银行,还可以把它换回来。而中央银行不管怎么去买债券,债权人是我们大家,这是不能分的,而且外汇储备是没法花在国内的,外汇储备只能到国外去买东西,只能买国外的金融资产或者其他资产,可以去买石油或者其他资源。因此我们成立一个中投公司,由中投公司拿着我们的外汇储备到国外去投资。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腾讯网 搜狐网 光明网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新闻网 澎湃新闻网 凤凰网 经济参考网 人民论坛网 中宏网 千龙网 网易 中国教育新闻网 北青网 中国记协网 求是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央广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日报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