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陈立彤:孩子们自杀与学校的烂菜叶

发稿时间:2011-10-17 00:00: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陈立彤

  从今年开学到现在,全国各地中小学生频现自杀事件[1],而且似乎成上升趋势[2]。我在网上用“学生自杀”搜了一下,竟然发现了一个网站专门纪录“2011年大学生自杀事件”,自杀的已经有40多位了。估计学生(特别是小学生)自杀的新闻在很所地方也成了密不公布的国家机密,也就是说有很多消息我们还是不知道的。

  关于孩子们为什么自杀,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孩子的学习压力太大;有的说现在的孩子不懂得感恩,不知道他们的自杀会给他们的父母带来多么大的痛苦;还有的说现在的孩子太娇气,日本的孩子比中国的孩子的学习压力大多了。言外之意是,中国的孩子们自杀既不能怨老师和父母,更不能怨国家和政府。换言之,要对孩子进一步加强教育。这些解释有的来自老师,有的来自父母,还有的来自于著名教育家。我不能说这些诠释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所有的解释好像缺少了点什么。至于到底缺少了什么,我一直没有找到头绪,直到我看到了那条关于烂菜叶子的新闻[3]。

  10月13日上午,位于遵义中心城区中华路的遵义东风小学门口,送孩子上学的家长意外发现,学校食堂采购的蔬菜竟竟是烂得只剩半截的青椒、已破皮淌水的西红柿、发黑的菜帮烂叶、发出酸味的豆腐。后来家长们还发现学校里的大米是发了霉的、猪肉也是开始发绿、腐烂。激愤之下,众多家长堵住校门讨说法,导致遵义一条主干道被阻断达4个小时。事发后,红花岗区区委书记前往现场,当场表态对遵义东风小学校长就地免职,相关部门立即组成调查组调查该校食品卫生安全。

  那些教育家们也许分析得没错,日本的孩子的学习压力可能比中国学生们大得多,但是日本的学校绝对不会给孩子们吃这种垃圾,美国的学校也不会,德国、英国、法国等国家也绝对不会。恐怕印度、越南这些国家也不会。我相信给孩子们吃这些垃圾的学校绝对不止遵义东风小学一家。也许其他学校不如东风小学那样猖狂,但是或多或少肯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也许有博友要问,这烂菜叶和自杀有关联吗?我相信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是这些烂菜叶和其他众多的事件在不断地向他们传达这样一个信号:孩子们不是歌里面所唱的祖国的花朵和主人翁,相反,他们是可以被忽视、被作贱、甚至被牺牲的。我各试举一例。

  例一:被忽视。2011年4月6日,江苏省教育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2010年江苏学生的体质监测结果。其中中小学生近视一项,问题非常严重,苏南学生的近视率竟然高达93.7%[4]。当然,我不是在批评敢于揭露问题的江苏省教育厅——近视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学校、一个地区、一个省的问题——这是一个全中国的问题。我这里要说的是围绕孩子们的教育、升官产业链是巨大的,而这些产业链往往是以牺牲孩子们的眼睛为代价的。这个问题年年讲,但孩子们戴眼镜的是越来越多。

  例二:被作贱。“为了应付领导,让我们下雨天在操场做操!”10月14日上午,淮南一中有学生在微博上表示不满,怀疑学校这样做是为了迎接上级领导的检查。据了解,当天上午,淮南市教育局确实是在对淮南一中进行教育督导评估检查。根据学生们的描述,当天上午的雨比较大,学生们冒雨在操场上站了10多分钟。一名学生除了发文字描述了当天上午学生冒雨做操的情况,还发了张图片,称“有图有真相”,图片中虽然看不出雨下得有多大,但地面是湿的,一部分同学用衣服将头包起来站在操场上[5]。

  例三:被牺牲。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市教委和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在克拉玛依市友谊馆举办迎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专场文艺演出活动。全市7所中学、8所小学的学生、教师及有关领导共796人参加。在演出过程中,18时20分左右,舞台纱幕被光柱灯烤燃,火势迅速蔓延至剧厅,各种易燃材料燃烧后产生大量有害气体,由于友谊馆内很多安全门紧锁,从而酿成325人死亡,132人受伤的惨剧,死者中288人是学生,另外37是老师、家长、工作人员和自治区教委成员。就在大火烧着的时候,克拉玛依市教委的一名女领导(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况丽)在台前喊:“大家坐好,不要动,让领导们先走!”在她的指挥下,观看这次演出的除自治区验收团20多人外,还有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方天录(克拉玛依当时是个仅有20万人口的油城,新疆石油管理局的副局长相当于市长。)、克拉玛依市副市长赵兰秀、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唐舰、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况丽、市教委普教科科长朱明龙、市教委普教科副科长赵征、友谊馆副主任阿不来提卡德尔、友谊馆的服务人员陈惠君、努斯拉提玉素甫江,还有市教委、局教育培训中心、市局总工会等20多名副处以上的干部,以及场内工作人员迅速撤出火灾现场,他们中只有个别人灼伤。

  仅仅因为一句让领导先走让300多人失去了逃离的机会。大火发生数分钟后,全场断电,并且唯一的逃生卷帘门被大火烧坏,落下数百人被困在封闭的场内,无法逃生!

  在大火时,况丽被指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着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着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她还骄傲地告诉记者,“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注:也有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学生而自己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老师。[6])

  固然孩子们自杀无论如何是不对的,他们自杀的理由在我们成人的眼里也许非常荒唐(比如为了不做作业)。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当孩子们在自杀前的那一刹那,不管他们的理由有多么地荒唐,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留恋的了。

  至于什么可以让孩子们在走上绝路前稍微犹豫一下,恐怕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答案,恐怕有些不懂事的孩子还会说:少做点作业。但是我们做家长、做老师和被别人称为教育家的千万不要拿孩子们这些不懂事的话来批评孩子们因此走上绝路。我们应更多地反省自己为什么不给孩子创造出更多的快乐、幸福和对生活的留恋。如果我们已经给孩子们创造出很多的快乐、幸福和对生活的留恋,面对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的跳楼,我们是不是应当多一点伤痛、哀悼、吸取教训,而不是推诿和指责?

  孩子们是幼稚的、不理智的。他们是在用他们的小小的心灵去感知这个世界。生活可以让他们感知酸苦辣,但是不能剥夺他们的甜蜜和美好。换言之,你可以不顾他们的眼睛(让全中国的孩子们都是近视眼),但底限是你不能把用来喂猪喂狗的东西用来喂孩子、让孩子为大人去垫背。如果我们让孩子们多感觉一些美好,少感觉一些丑恶。也许此消彼长之下,在孩子们要跨出那再也收不回来的脚步之前,那多出来的一点点美好会足以让他们犹豫和留恋一下。如果“少做作业”可能会动摇国本(假设在我们的邻国日本,他们的作业比我们还多——不知哪位熟悉日本的博友是否可以研究一下日本孩子的家庭作业),但我相信我们能够给孩子们营造出更多的美好和甜蜜——我们给孩子们带来的美好与甜蜜应当远比少做作业来得多。当然,不同的孩子对美好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对有的孩子来说,美好可能就是做个跳房子的游戏、一个宠物小仓鼠或者父母的一个拥抱。但是,有一个美好和甜蜜对于孩子们来说是共同的,那就是少吃一顿用来喂猪喂狗的烂菜烂猪肉。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腾讯网 搜狐网 光明网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新闻网 澎湃新闻网 凤凰网 经济参考网 人民论坛网 中宏网 千龙网 网易 中国教育新闻网 北青网 中国记协网 求是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央广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日报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