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人物介绍

樊纲,1953年9月生于北京市。1982年毕业于河北大学经济系,1988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员、教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69年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务农,1975年转到河北省围场县。1978年考入河北大学经济系(七七级)政治经济学专业,1982年毕业后,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系,主攻“西方经济学”专业,1985至1987年赴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及哈佛大学访问研究,1988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工作。1991年获孙冶方经济学优秀论文奖。1992-1993年任《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1993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生导师。1994-1995年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近年来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制度经济学。除受政府委托进行研究并就各种经济政策问题向政府各部门、各地方政府 提供咨询、建议并在国内担任多种社会职务之外,被世界银行、UNDP、ESCAP、OECD等国际组织聘为经济顾问,应邀到许多国家讲学访问、参加学术会议与合作研究,在国际经济学刊物上发表英文论文多篇。有关中国经济问题的论点经常被国内、外报刊杂志电视传媒所引用。主要著作:《公有制宏观经济理论大纲》、《现代三大经济理论体系的比较与综合》、《市场机制与经济效率》、《渐进之路——对经济改革的经济学思考》、《中国渐进改革的政治经济学》;主要论文:《经济文论》、《樊纲集》、《灰市场理论》、《论改革过程》等。

专访樊纲:中国式现代化路上,要警惕哪些“发展陷阱”?

发稿时间:2023-04-26 13:59: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记者 李金磊

  中国正在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在此过程中,要避免哪些“发展陷阱”?

  2023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5周年,也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成立40周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发展陷阱”包括贫困陷阱、赶超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而要避免这些“发展陷阱”,关键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改革开放的事情做好,特别是改革。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接受中新网专访。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警惕中等收入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

  樊纲认为,发展中国家要成长、追赶,要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实现和发达国家所谓的趋同,这个过程非常艰难,因为市场已经被发达国家占领了,发达国家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跟你进行竞争。

  “所以,发展的过程就有一系列的陷阱,不仅仅是一个陷阱。”樊纲列举了诸多需要注意的陷阱,包括发展早期面临的贫困陷阱、赶超陷阱,以及后面面临的中等收入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

  当中国人均GDP突破1.2万美元,正在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樊纲指出,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后,劳动成本就要比那些低收入国家要高,丧失了劳动成本低廉的比较优势,但新的比较优势还没有形成,科技创新、人力资本等还不如发达国家。此时既没有低端要素的比较优势,也没有高端要素的比较优势,确实容易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在中等收入阶段,需要关注贫富差距拉大的问题。”樊纲提醒,现在一般说到中等收入陷阱,往往会提到拉美国家,当时拉美国家收入差距大,容易引起社会动荡,导致经济停滞,还容易出现福利陷阱,因为政府要采取一些措施去抑制收入差距的扩大,而财政金融支撑不住,就导致了很多问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等收入陷阱其实是贫富差距拉大导致的发展陷阱,是因为在中等收入这个阶段,收入差距往往会很大,是所谓中等收入阶段的一个重要特征。

  樊纲还提到,中国从中等收入阶段继续向高收入阶段迈进,一些高新科技产业也在发展,一些领域在国际上形成了一定的竞争力,加上中国又是个大国,就容易面临“修昔底德陷阱”,即新兴大国遇到守成大国的遏制。这几年发生的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脱钩”政策、各种技术遏制等都属于这一类,这是中国面临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发展风险。就是说,当我们发展起来之后,有的大国会运用非经济手段试图打断我们的发展进程,要把我们推入陷阱!

  2023年4月19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在北京召开成立四十周年座谈会,图为与会嘉宾合影。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把自己改革开放的事情做好

  面对各种风险和陷阱,中国该如何应对?

  在樊纲看来,一定意义上中国也不必大惊小怪,要想发展、成长,就得面对风险和各种各样的陷阱,没有一帆风顺的过程。要用一种理性的心态去应对,去避免掉入真正的陷阱。

  “他们现在想给我们设陷阱,让我们跳进去,就是想把我们打回贫穷。” 樊纲说,中国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持续发展,如何继续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实现共同富裕。

  2023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再次向全世界发出“吃改革饭、走开放路”的鲜明信号。

  “今年是改革开放45周年,这45周年要没有改革,没有开放,我们走不到今天的。”樊纲表示,面对陷阱,我们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改革开放的事情做好,特别是改革。

  樊纲认为,当比较优势逐步消失的时候,中国最重要的发展引擎是后发优势。但美国做的几乎所有事情,不是说打击你哪个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是阻断你发挥后发优势的各种渠道,掐断你学习知识和技术途径,包括学者不能去交流了,学生不能学某些专业了,不让你买专利了,不让你去那边去搞研发中心利用他们的人才,所以在这个意义上逼着你非得去做自主创新。

  樊纲表示,自主创新成本很高,现在可能是更贵的一种路径,但该自主创新的也得自主创新,要突破外国的“卡脖子”,也就是修复供应链,这么多项目都在“卡脖子”,要一项一项修复。这是一条非常壮烈的道路。

  在樊纲看来,自主创新的能力是逐步培养的,技术的进步是逐步发生的,不是一天就跳到了前面的,这一定是一个过程,我们要不断学习、积累、探索,虽然充满了风险,但我们要大力鼓励自主创新。

  “更关键的是,我们要一方面要认真改革体制,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开放,学习人类的一切先进知识和技术,使自己进一步发展,越过一个又一个陷阱,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樊纲说。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腾讯网 搜狐网 光明网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新闻网 澎湃新闻网 凤凰网 经济参考网 人民论坛网 中宏网 千龙网 网易 中国教育新闻网 北青网 中国记协网 求是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央广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日报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网